「──喂!」
斑毛的狐狸小心翼翼的壓低了身體在林間穿梭前進。
呼吸中竄入鼻中的腐敗跟血腥味讓她心驚。
這裡肯定什麼都沒有了。
她的理智是這樣告訴她的,然而她仍舊將前足繼續伸出去。
「喂!還有誰在嗎?」
她無法維持自己聲音的穩定,一句話只有幾個音節,卻忽高忽低的。
這不是她害怕被誰聽見。已經過去這都幾天了,那些祓妖人早就離開這裡了……她只是怕,
用力全力喊了,卻還是沒有任何回應。
「喂……」
斑無法繼續前進了,她的步伐越來越小,直到完全沒有移動,她的身體越壓越低,直到趴到了土上。
在她一直克制在喉嚨裡的嗚咽聲要溢出來時,她終於聽見別的聲響。
「──!!」
猛地從草堆裡蹦起來,班朝著聲音來源衝過去。雖然很弱,還混雜著另一種她來不及深思的氣味,但她認得這是誰。
「羽二……!」
坐在大樹下的窟窿裡的,是羽二重,有著人類的外貌人類的血的、他們的同伴。
斑沒能喊完他的名字。
因為那個少年的懷裡還抱著兩個狸貓的遺骸,她還是靠氣味才辨識出那是八雲跟鈴鈴,事情發生都過去一週了,現在在少年懷裡的只是兩團還帶著毛皮的腐物。
另一個「因為」是,
因為那個少年還握著一把刀,刀刃上殘留著發黑的血漬跟讓他們這些妖怪畏懼的靈氣──那是祓妖人的刀。
她來不及深思的另外那種氣味,那是死亡跟怨恨的氣味。
啊啊,到底發生什麼事?
「斑,」少年出聲叫她,久未進水的喉嚨發出的聲音細的像絲線,但她聽得見,「妳還活著,太好了。」
少年對她笑了。

羽二重是八雲六年前撿回來的人類孩子。
剛撿回來時,一聲不吭,只是緊抱著一條有點破的白木綿安安靜靜的掉眼淚。
斑當時可是大吃一驚。
「這、這、這是人類的小孩吧!!你去覓食怎麼會撿一個人類的崽回來,你要讓鈴鈴吃這個嗎?!」
一聽這話,還不會變化的小狸貓鈴鈴立刻從體型比她還大的人類孩子旁邊一點一點的移開,躲到斑的尾巴後面。
「哎呀不是不是,不是要吃的……」八雲砰的一聲也從人類青年的模樣變回狸貓樣,葉子從他額頭上滑到鼻子上,讓他用小爪子一把抓開丟到地上,「唉呦,那個,就是那個嘛!」
「哪個?」
因為鈴鈴躲在身後,斑的口氣也兇起來。
「那個、斑妳看,他不怕我們啊,還有妳看他手裡那個東西……」
八雲這樣一說,班才注意到,這孩子對動物說話甚至變形一點都不驚訝,而且懷裡抱的並不是普通的白棉布──是一反木棉的屍體。
「你,喂,你啊,那個、讓我看看!」
她伸出前爪想去抅那條白棉,孩子終於有了哭以外的動作。
「不行!」孩子大喊,音量之大讓在場的妖怪都嚇一跳。小小的手臂更抱緊棉布,腳蹭著往後退。
「這是、爹、不行……」
孩子模糊不清的說出讓班更震驚的話。
「我看到他時也很訝異啊,然後做了跟妳一樣的事情,然後就、嗯、就是這樣。」八雲小聲地繼續解釋。
「那,你想怎麼做?」斑覺得要說出接下來的話有點艱難,「你要養這隻?人類幼崽跟狸貓可不一樣啊,你還有鈴鈴要照顧耶,你要怎麼辦啊?」
「我想拜託大家一起幫忙。」
「哈啊?!」
「可是、可是只有我去講肯定很難讓大家同意,所以說、那個,拜託妳了,斑!跟我一起去說服大家吧!拜託!」
「咦咦──?!」
最終,斑還是同意跟八雲一起去和大家交涉,這個人類的孩子才成為他們之中的一員。

他們不是狸貓的群體,也不是狐狸的群體,只是一群能力沒那麼強的妖怪彼此扶持的生活在一起。
狸貓是最多的,其他有像斑這樣的狐狸,還有一些不定期會來湊熱鬧的貓又啊、山精之類的。
原本就是雜居的群體,多一個人類的孩子……好吧剛開始是有點麻煩,但那個叫羽二重的孩子適應的還滿快的。
用人類的話來說,這是個乖孩子吧?
斑知道,八雲跟鈴鈴曾經被人類抓住、差點被剝皮,是個偽裝成人類、混在人類中生活的怪異救了他們。
八雲說那是借人類屍體活動的一反木棉,還跟人類的女子組成家庭。
斑想,那就是又一個怪異與人類相戀的悲劇吧。
事實上後來聽到的發展也的確就是個悲劇。
詳細情況班不知道,也不打算深入了解,她覺得繼續抓著那種過往對羽二重或對已經死去的那些人都不是好事,八雲同意。
羽二重很聰明,雖然剛開始體力跟不上那些活蹦亂跳的小狸貓,但孩子用腦袋去彌補了不足的地方。
在學會上竄下跳前,他先學會了狐狸跟狸貓的狡詐,這些還是斑跟八雲教他的。
沒有尖銳爪牙跟強健體魄的人類果然在智慧上比其他物種都要強,羽二重學得很快,而且青出於藍,很快就成為他們之中腦袋最好的傢伙,就是經驗歷練上還差一些而已。
讓斑感到異常的是羽二重體能上的成長。
雖然混進人類社會裡的時間不多,但斑是會化形去人類村子裡騙吃騙喝的,她想她對一個人類體能會到什麼程度還是有點了解的。
十一二歲的孩子能跟貓又比賽爬樹速度,斑覺得她沒有神經過敏。
為此她特地拜託山精去找天狗來檢查過。
羽二重的心中有生成的芽。天狗是這麼說的。
實話說,斑聽到的當下是高興的,比起當人類當然是當怪異好,斑是這麼想的,不過她只有一開始高興而已。
鬼雖然是妖怪,可是跟一般的妖怪不一樣,除了某些天生具備鬼之血的特例外,大部分的鬼,都是懷著強烈偏執情感的人類生成的。
要說那到底是幸還是不幸……以當事者來說,果然還是不幸吧?
不是鬼也不會成為鬼的斑無法下定論。
至少,她眼中那個會自己綁單邊的辮子、將白木綿圍在脖子上當圍巾兼披風的孩子,在跟鈴鈴還有其他怪異們打鬧時是很快樂的。
如果可以一直這樣下去──

「我去山下那個稍遠一點的村子裡偷吃的──鈴鈴跟京他們打賭輸了嘛,京他們說要鈴鈴去偷,可是那樣鈴鈴肯定會被八雲罵,我就說我去……妳知道我沒有失手過嘛。」
「然後我就聽到他們說,因為糧食失竊的情況變嚴重又老抓不到賊,村子有人去叫了城裡的祓妖人來處理,就是……要處理掉,我們那座山。」
「我……趕回來的時候,已經,有點晚了。」
「只有一個祓妖人來。」
「斑妳不在,虎紋他們沒扛住吧,我……我不知道,我到的時候虎紋、七雲跟八雲都死了,大家都死了,可能……我不知道。」
「大家都死了,我當下什麼都沒想就、朝那個祓妖人撲過去,嗯,身上的傷還有肚子的洞都是被那個祓妖人砍的。」
「──沒有,當時我什麼都沒想,就是想殺了他而已。」
「他想把八雲跟大家都燒掉,我就想說,我要殺了他……我忘記我是怎麼做的,最後我搶到他的刀,然後殺了他。」
「然後我想說,我得逃走,就帶著八雲跟鈴鈴躲到林子了,爹他……父親他跟他死的時候一樣把我隱藏起來,我想是這樣,後來他們搜山時才沒找到我。」
「我以為我也會死掉,我想,我想──」
我想殺光那些人。羽二重說。
「……然後我好像睡著了,不知道睡了多久,肚子上的洞也是睡著的時候好的吧。」
「再醒來的時候,就聽到斑的聲音了。」
「斑還活著,太好了。」
對著羽二重的笑臉,斑無言以對。

山中的聚落終究是沒了。
因為村裡的人類?還是因為他們是怪異?
斑不想去考慮這個問題,斑自己只是一隻會點術法、通人智的狐狸而已,這個問題對她的生活現況毫無影響,也不會有任何改善。
這裡不能待了,必須換個地方。
她所想的也就是這樣而已。
「我打算去投靠表哥,跟我一起走吧?」
雖然不是自己的血親,這裡的怪異對斑來說就像家人一樣,包括羽二重……尤其是羽二重,這個孩子根本是她和八雲看大的。
「……」
「跟我一起走,把「那個」丟了吧?」
那把從祓妖人手中搶來、殺了祓妖人的刀。
不只是因為刀上殘留的靈氣,更重要的是,羽二重用這把刀殺了人,而他雖然放下了、埋葬了八雲跟鈴鈴,卻始終沒有放開那把刀。
斑感到害怕。
她害怕那把刀會用不同的形式把最後剩下的這個孩子也帶走。
「……不能丟,我需要這個。」
少年握緊了刀柄,這麼回答她。
「你不需要的。」
「我想要,」少年說,「所以我不能丟掉它。」
「羽二重……」
「斑去吧,我沒問題的。」
「你在說什麼傻話,你只是個孩子啊!」斑大喊起來,「聽話啊!」
「那八雲跟鈴鈴怎麼辦!?」羽二重也大聲起來,「京、虎紋、七雲他們怎麼辦!!」
「你要這麼說的話,那我呢?我又該怎麼辦?」
「斑離開這裡。」
「嗄?!我怎麼可能丟下你──」
「但是我絕對不會丟掉「這個」。」
鬼是偏執的。少年心中的芽已經茁壯扎根了。
「……」
「斑要去的地方,是不可能接受「這個」的吧,所以我不去──對不起,斑。」
少年拉開脖子上的白棉布,將自己罩了起來,棉布下的身影就這麼在她面前一點一點變的淡薄,直至消失。
「──喂!羽二重!」
沒有回答她的聲音。
「喂!」
斑往前走了幾步,鼻尖貼在草地上嗅著。
什麼都沒有。
「喂……」
什麼都沒有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