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きてること

十五歲的茨城綠里覺得活著是件很困難的事情。
沒有人──沒有任何一個人,覺得她能夠活著參加國中畢業典禮。
照顧生活起居的親戚不這麼認為,主治醫師不這麼認為,在牢裡的父親不這麼認為… …連她自己都不這麼認為。
她跟導師的升學談話只是走個形式,不交志願表也沒人跟她說什麼,由親戚代管的帳戶裡沒有留下國中以上的學費。
茨城綠里的世界是個易碎的蛋殼,周遭的人小心翼翼地捧著、照顧著、體貼著,然而連她在內的所有人都能看到蛋殼上寫著「十四」。
所有人都在倒數著。

倒數結束了,蛋殼碎了,她卻還在這裡。
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

4b6d12623a94b1673ae67f0e5e1ada4f_w48_h48 「… …」

畢業典禮結束後,茨城綠里沒有跟著同學去聚餐,只是坐在待了三年教室裡看三兩成群的學生走出校門。
晴天加上淺白櫻花,眼前的景象看起來一片明亮,亮的有些晃眼。
這幾年來她一直想著,她會在某個時刻突然喘不過氣、倒下,然後死去。
她不知道那會是什麼時候,但應該很快,或許是明年,或許是下一秒。
不論她喜歡什麼、討厭什麼,高興也好、難過也罷,在那之後都不重要了,就是這樣的事情而已。

然而今天,此時此刻,她第一次想著「我希望在這時候結束」。

4b6d12623a94b1673ae67f0e5e1ada4f_w48_h48 「… … … …」

似乎只是很短的時間,又似乎過了很久,校門口的人群依舊多,或笑或哭,合影、擁抱。
這些人都在活動著,這一幕看起來卻像永遠不變的畫。
她慢慢鬆手、放開她不能吃太多的肌肉鬆弛劑的藥罐,轉從書包裡抽出一張紙跟一本高中導覽手冊。
攤平在桌上的紙,標題是志願表。
這個時候才挑選學校,多半是不會被受理的。
這個時候才好好唸書,救不了已經結束的大考成績。
就算真的有學校願意收,她也繳不出學費。

茨城綠里還活著,卻覺得活著是如此困難。

聽著窗外的笑聲和不太清楚的說話聲,她安靜的看完導覽手冊,篩選出她的現況比較有機會上的學校。
兼顧她的健康、學力跟經濟等各方面的狀況,挑出比較有可能的兩所高中,然後又選了一個她看介紹覺得很喜歡的高中,湊齊三個志願。
寫好、收拾書包準備離開教室時她又看了一次窗外明亮的世界。

走到辦公室,把志願表交給特地為此事等在學校的導師,她想她只要再說「謝謝」跟「麻煩您了」就好,說完就可以離開了。
可是她笑著開口的時候,

aadb6724223d177deaf6c68154a75556_w48_h48 「──我想繼續念書。」

「──我非常、非常想要繼續念書。」

可能「說出來」跟「只在心理想」是不一樣的。
就好像念書的時候讀出聲音來更能讓自己專心、更能記住內容一樣。
到她覆述的時候,聲音已經帶上鼻音。
幾秒的時間,淚流滿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