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書票

※異聞後獎賞。
※他家角色/忘川彌生、礪波正慈、礪波正真、御供玄矢。

「──失禮了。」
準備進資料室把這次異聞事件的報告歸檔,忘川彌生拉開門才發現裡面有人,一個穿著洋服的青年,站在資料室唯一一張桌子旁邊翻看一枚挺小張的紙。
之前並沒有看到這個人。
「不會不會,請進。」青年放下紙,笑著招招手。
她也就走了進去。
「我是忘川彌生准尉。」
青年沒有穿軍服,也看不出階級,然而會出現在十紋的資料室應當是十紋的人。
「我是乙矢扇慈,階級是曹長,妳好,彌生。」
「… …你好。」
初見面就直呼名字──
感覺相當不靠普而且隨意的同僚。
將報告塞到架上,忘川方才注意到資料室看起來比之前整齊很多。
是這個乙矢整理的嗎?這樣想著,忘川看向桌上,才發現桌上有好幾張小紙片。
每張只有手掌大小,明顯褪色泛黃的紙張上是印刷出來的圖樣。
蛇、刺蝟、獅虎,洋人的藝術風格描繪出各種令人心生不安的異形之物,再在周圍一圈或者下方加上斑駁的洋文字。
看著就很不舒服,在桌上,居然有五六張。
「好奇嗎?這個,很有趣吧?」乙矢拿起一張畫著蛇的藏書票遞給忘川。
是蛇的圖案,所以原本並不想碰的忘川接下了。
「這是什麼?」
「竊取或借走此書不還者,
願他的手變成蛇從他身體裂開,
願他中風癱瘓,他的四肢殘廢,
願他因為疼痛而悲哀,大聲哭喊哀求憐憫,
願他的痛苦永不停止,直到哀哭著走向死亡;蠹蟲噬其內臟,永無止息。
最終審判降臨時,願他永墮煉獄,不得超生。」
朗誦和歌般的念完,乙矢一笑,「這是藏書票。」
疑惑沒去掉多少,不舒服的感覺倒是翻倍了,然而看著那張蛇圖樣的紙片,忘川一時也放不下來。
忘川知道藏書票,洋人貼在書籍封面內側用來表明「這是我的書」的紙片,然而沒看過圖案看起來這麼不舒服的。
「我在整理那邊的舊書時發現的。」乙矢指指書桌旁的一箱已經相當破舊的洋文書。
「以前的歐洲,印刷術還沒發展起來的時候,書本是非常昂貴的,只有教會跟貴族能擁有書。
「然而這些被權貴珍藏起來的書籍仍然不時遭竊,後來,他們就在書上面下詛咒,」乙矢說,拿起另一張刺蝟的藏書票,「慎防刺蝟一吻… …把這個夾在書裡,警告偷書賊,如何?很有意思對不對?」
「所以,這是一種詛咒道具。」忘川說。
「是的,這是一種詛咒道具。」乙矢回答。
「你從資料室的書裡把它們都拿出來了?」忘川看著乙矢。
青年聳肩。
「我會小心刺蝟。」
真是奇怪的人。

那天晚上,跟乙矢扇慈同寢室的人都看到他床頭上擺了一排六個裝在相框裡、看起來被詛咒的圖案紙。
而乙矢本人則聽說不慎摔下樓梯,必須在醫務室休息一晚。
很想說些什麼,但還是什麼都別說了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