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話

飄著細雪的深夜,他一掀起暖簾,柴魚湯頭濃郁的香味就伴著熱氣在他眼鏡上結成一片灰白色。
走進這狹隘的小店內,他能看見席位上有人,卻看不清楚是誰。
直待數秒後鏡片上的霧色褪去,他才緩緩張大眼睛,嘴也闔不上。
「清磨哥、策哥?」
「咦?」
比肩而坐的兩個男人抬頭,跟站在門口的他對上視線。
「好久不見啊!」
兩人都穿著軍裝,理了陸軍制式的髮型,連長相看起來都挺像的,只是一個看起來很冷淡,另一個笑的爽朗,一個表情讓相似的兩人區分開。
乙矢扇慈忍不住眨眨眼,然後笑起來,「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爽朗的男人招招手,「剛好排到一起巡夜嘛,就來吃個消夜,來坐啊!」
「既然清磨哥這麼說了……」
扇慈將外套掛椅背上,在甲矢清磨的左手邊坐下。
「嗯?你怎麼沒穿軍服,放假嗎,有回家看看嗎?」清磨講了一串話,「啊,這件洋服沒看過,新款式啊?」
「嗯,上個月才訂做的。」扇慈只回了最後一個問題。
「……是又忙到半夜忘記吃飯了吧。」慢條斯理的完成咀嚼、嚥下,坐在清磨右手邊的乙矢扇策這才開口。
「咦──」
扇慈自己摸摸頭,「已經很少這樣了,只是今天不小心忘記而已。」
「喂喂,別把身體搞壞了啊。」一只帶著厚繭的手疊上扇慈摸頭的手,下壓、大力的揉亂頭髮,看著扇慈幾乎要趴到桌上,清磨露出滿意的笑,「多吃點,我請客。老闆,再來一碗湯蕎麥,加麵!」
「加麵會吃不完的……」

「你現在負責的是什麼?」
比扇慈先到的兩人早早就食用完畢,扇策替所有人滿上茶,放下茶壺卻沒有立刻喝自己的茶,只是在手裡轉著茶杯。
「法國士乃德二百四十公厘加農炮改裝的列車炮。」扇慈利用嚼麵的空檔回答。
「沒聽過。」
「是九零式吧?」扇策終於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上次有在演習場看到。」
「啊,我有印象……可是記不住名字。」清磨摸摸鼻子。
「記不住也沒什麼關係,我跟扇策哥記得就好。」
「沒錯。」
乙矢是甲矢的分家,生在乙矢的扇策跟扇慈兩兄弟,本就是為輔佐未來要繼承本家的清磨才會在這裡。
「…………」
因為吃的是熱湯麵,扇慈脫了眼鏡,雖然這樣麵在他眼中像隔了毛玻璃一樣的模糊,但帶著眼鏡反會因為霧氣的影響而更看不清楚。
扇慈有好一陣子沒見到這兩個哥哥了,應該好好看看他們才是。
然而他只是安靜的繼續吃麵。
總覺得很久沒有這樣不看檔案資料、純粹只對著食物用餐了。
他想這是個難得的機會,可以跟哥哥們一起吃飯,總覺得心情很輕鬆。

清磨看看左右兩個分家的弟弟,長嘆。
「你們啊……就沒有其他想做的事情嗎?」
這話問的就不是什麼列車炮了。
「我們在做的正是想做的事。」扇策說。
扇慈附和的點頭,揚起手中的筷子,「我餓了,正想吃消夜。」再夾一口麵條送進嘴裡。
「說的不是這個!」三人中最年長的清磨笑拍了一下扇慈的後腦杓,拍得他差點噎到。
「清磨,你得改掉愛動扇慈腦袋這個習慣,」扇策微微皺眉,「他本來身體就不怎樣,哪天給你打笨了怎麼辦。」
「策哥你這是在幫我還是在損我?」
「哈哈,才不會,我們扇慈腦袋很好!」停頓,清磨的聲線恢復平緩,話題也拉回來,「扇慈那麼聰明,還有很多能發揮才能的地方吧,怎麼就跟著進軍營了呢,哎!」
扇慈想,這種座位狹小的攤子也是不錯的,只有一側座位,比肩而坐,誰也不用見著誰的表情。
「乙矢家的人本就該輔佐甲矢家,」扇策開口,「若不是甲矢家,扇慈也不可能去外國留學。」
「那也用不著跟著一起進軍營啊,」清磨還是不滿,「我要是能有扇慈的身分跟腦袋我就去開洋商行了!軍人這種東西,沒有戰爭就沒有用處,戰爭可不是什麼好東西。」
一樣是要維持家族繁榮,我還是比較想做些更有益於人的事情。清磨呢喃著。
如果是清磨哥,說不定真能讓這個軍武世家轉型但卻無法維持繁榮吧。
畢竟目前能推斷出來的,這個國家,這個世界,都還是以掠奪、佔領異國的土地為主,尤其日本並不是什麼資源豐富的地方。
然而,即便理智上清楚這些,扇慈依然欽羨這樣的清磨。湯麵已經涼了,他戴上眼鏡偷瞄一眼看起來正在閉目養神的扇策,他想,扇策跟他的想法應該是一樣的。
正是因為這樣,他們兄弟才會決定跟隨清磨。

「說真的,我是真的很擔心你啊,扇慈,」清磨一氣飲盡茶水,又在扇策伸手前自己倒滿一杯,「聽上面說,我們很快就要參戰了,海外戰場,炮兵隊也會一起輸送過去投入戰事……我很擔心你啊。」
聞言,扇慈低笑,「炮兵隊畢竟是待在後面,就算要撤退也會比步兵的哥哥你們快,我不會有事的。」
「……我聽說技術兵種用的是配槍,」清磨接著說,聲音放輕很多,「活著才是最重要的,別做傻事知道嗎?」
這個國家崇尚切腹自裁的武士風骨,曾是武士家族的他們家更是如此,然而身體跟心理素質都不如前線人員的、他們這種後勤兵種,配備的就不是刀,而是槍了。
只有一發子彈的槍。
那把槍、連同子彈,扇慈還收在寢室的櫃子裡。
「我知道的,清磨哥。」
「那就好。啊啊,非要從軍的話若能留在帝都就好了……唔?我記得上次聽過確實有留駐帝都、著重守護皇居的部隊?」
「近衛師團這次也會編制出征跟我們一起去海外,」扇策回答,「確定固守都城不會移動的只有那個叫十紋的部隊。那個分部不看資歷,有其他特殊要求,編制升遷的方式也跟其他部隊不一樣。」
「就是不容易進去的意思吧,」清磨摸著下巴,「真可惜,是有什麼要求?」
「要能斬妖除魔。」
「……那不是陰陽師的工作嗎?」
「上面開發了特殊武器,可以讓一般軍人配備來應對那些普通人不能處理的事,」用完麵,扇慈將筷子橫放在碗上,「像是幽靈啊、天狗啊或是化型的狸貓之類的。」
扇策點頭,「據說那個分部裡就有不少持有非人血統的成員。」
「……真難想像。」
「就是個應對那些怪異的組織吧,」扇慈接過扇策倒好遞來的茶,輕聲道謝,「其實我倒覺得,有些怪異也不是什麼壞事。」

暖廉下能看見外面街道上的霧色已經開始泛白、變得透明。
就要日出了,不知不覺,他們已經坐在這聊了一整個後半夜。
「我得先回去了,還有工作,」扇慈率先起身拿起外套,「清磨哥你們也早點回去吧。」
「喔喔都要天亮了!」清磨誇張地叫道,「確實我們也該走了……」
扇慈看他的兩個哥哥對視一眼,清磨又轉過來笑著對他揮手,「我們兩個還要再坐一會,你先回去吧。記得補眠啊,可別搞壞了身體。」
扇慈依舊站在那裡,看著他的兄長,鏡片上早就沒有霧氣,但他還是看不清楚他們。
或許是因為他已經記不清他們的樣子了。
「嗯,晚安。」扇慈笑著說,掀起暖廉步入清晨薄霧的街道。
再回首,暖廉跟店面都已不復存在。
扇慈穿上外套,又在原地看著那片空無一物的地方站到天光出現在地平線上,才抬腳離開。
「回去要先寫報告才行啊。」他對自己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